欢迎来到项城网,请登录注册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 >> 项城 >> 正文

丁集初印象

2019-10-08 15:4900项城网

丁集是我现在每天要去的地方。没去那里工作以前,我对丁集的印象只停留在丁集路口,感觉只要过了丁集路口就是丁集。后来才知道,丁集全称是丁集镇,是要过了丁集路口还要坐半小时公交车才能到的地方。

所谓镇,其实就是一个像农村的城市,或者一个像城市的农村。镇上没有大型商超高楼广厦,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家小店,门脸矮矮的,素素的,没有丝毫急功近利之态。一条主街道,一二十分钟就逛完了。这里没有像样的矿产,也没有知名的特产,它就是小小的,安安静静的,历史书上没记载,地理书上不标注,正常比例尺的地图上都找不到。这么一个小镇,来的久了,就一点一点地觉察出她的好来。

    春去秋来,连着几天的绵绵细雨,气温愈发寒凉起来。前几日还是短袖长裙遮阳帽,如今却是毛衣长裤穿上身,连吃早点都开始更青睐热气腾腾的包子。公交车上的话题也从天价猪肉过渡到气温骤降,吃热汤饭和换季要买新衣服了。我从来都不是话题的制造者或者参与者,我就是听着那些熟悉的乡音说着这些日常琐事,望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色慢慢后退,耐心等待着我喜欢的那几棵银杏树映入眼帘。

等公交车过了关庄指示牌两分钟,路西的两家商铺前种的几棵大银杏树就能近距离观看了。相较于路两边常见的绿化树木,这几棵银杏树更显挺拔。叶片如金色薄扇,小巧玲珑。秋风过处,数片银杏叶轻轻飘落,上下翻飞,宛若受惊的蝴蝶。层层金叶间,一个个圆滚滚的银杏果若隐若现,等天再冷些,它们就会从现在的淡黄色变成白色。这几棵美丽的树,将整个暗灰色调的店铺楼房都装点出几分诗意来。我曾不止一次的想下车问店主人讨要几片树叶几粒银杏果,但因种种原因,每每作罢。想来也不是坏事,就这么看着它们感受四季更替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再往南,就到了桥口村的指示牌,靠路边的人家,门前都有那么一小片土地,或三五平方,或不足一米,用红砖垒砌或木棍做篱,不为种菜,只为养花。紫色的长春花开的轰轰烈烈,红艳的月季无畏秋寒在枝头凌然盛开。小指粗细的夹竹桃已经高过了主人,成朵或红或白的花挤挤挨挨,在枝头开的热热闹闹。三五成群的火红鸡冠花,攀援整个围墙肆意开放的凌霄花,在角落悄然盛放的小金盏,还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仿佛忘记了时间流转,在秋日里兀自骄傲着,美丽着。每天路过这里,我都会想:这里的村民或许没有多少人念过许多书,但他们的心里肯定都有着自己的世外桃源!

丁集镇回族人比较多,所以饮食结构上,牛羊肉占很大的比重。谷河桥北面路西侧,不下雨的早上都会有一家包子铺在营业。店主是回族人,经常看到男主人手脚麻利的蒸包子换笼节,戴着盖头的女主人熟练地包包子。由于包子铺斜对面不远处就是一家杀羊的店,虽然包子铺生意兴隆香味扑鼻,我却从没下车在摊位上吃过一次。我从小就不吃猪羊肉,更见不得宰杀牲畜的场面。所以真心羡慕那些每天早晨在那里大快朵颐的食客们,他们家的包子不错,酱料肯定也很好吃。

过完桥就是小镇的主街道了,虽然没有市里面热闹繁华,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学校、医院、银行、各类店铺,足够满足日常所需。由于主街道人车比较多,我更多的时候是选择走环城路去单位上班。环城路不长,想走完也得会儿时间;环城路不宽,过下两辆大车绰绰有余。路两旁,白墙灰瓦,各种色彩明丽的宣传画看的人心都莫名舒适开朗起来。路口处有一户人家,墙头累累柿子黄。满树又大又圆的柿子,有的独坠枝头,有的三五成群,它们簇拥着,私语着,显得格外亲昵。每次路过这里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四句诗:秋去冬来万物休,唯有柿树挂灯笼。欲问谁家怎不摘,等到风霜甜不溜。

丁集镇内有五条沟河,由于来这里工作时间比较短,我对五条沟河的了解不多,最常见到的是谷河桥下的谷河。谷河并不宽阔浩荡,也不清澈见底。谷河是平常的,恬静的,每日悠悠的向东流去,将整个丁集镇温柔地护与怀中。刚来丁集工作时夏末秋初,炙热的光打在河面上,如同万千两银子掉落河面,波光粼粼煞是好看。河两岸的树木苍翠喜人,沿着蜿蜒的谷河往更远处晕染开去,仿佛一团浓重的绿雾落笔画纸上。蝉鸣阵阵,鸟鸣啾啾,河面上一群灰白相间的鸭子嬉戏玩耍。时不时的会看到调皮的孩童打水漂,小石头在河面上调皮地连续跳两三次,才不甘心地落入水中,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。

如今已过了中秋,连着几天的雨水,河面上涨了不少,时不时会有小鱼在河面跳跃。岸边来钓鱼的人多起来了,遮阳棚三三两两的分布在河两岸,偶尔会听到有人钓上大鱼的欢呼声。两岸的花草树木已经有些萧瑟,树叶也开始泛上浅黄、橙红、枯黄等色泽,各种颜色自成一派又浑然一体,美得如同一幅画。飒飒秋风中走在堆满树叶的河堤,恍若行走在莫奈的画里,感觉整个人都带着艺术家的气质。

听同事说,丁集镇里还有好多村子都可以称作花园村,家家户户房前屋后栽满花,果实压弯果树梢。我和同事说,我一定会找机会把镇里30个村子都转一遍来验证他所言非虚。

小镇的生活是慢节奏的,安静的,这里的村民素朴又踏实。他们快快乐乐的生,实实在在的活。日出东海落西山,随着地球转一天又一天。我很难用一篇文章把这个地方面面俱到,因为我看到的有限,了解的有限。我只是在描写自己眼中的丁集,写一些自己目前最有感触的地方。等我对她了解的再多一点再深一点,再把对她的印象重新诉说吧!

(丁集镇办公室  宋雨颔)


(责任编辑:高敏)

精彩评论(0)

广告占位符